衣柜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衣柜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【资讯】大理上山造城千亿开发海东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23:39:50 阅读: 来源:衣柜厂家

大理上山造城 千亿开发海东

进入大理,听到的最热门话题就是“海东开发”。   从大理州政府所在地下关镇出发,沿着当地著名的洱海一路往东,当看到一片尘土飞扬、推土机、起吊机正在如火如荼运作中的大工地时,就已经到了海东。   一片洱海,将大理市分隔成海西、海东两块。作为白族族源圣地,海东曾是南诏国避暑行宫,但喀斯特地貌使这片山地除了充当苍洱风光观景台,剩下的就是贫瘠和荒凉。而海西因气候适宜、植被茂盛而集聚大量人口,但历经数千年的发展,城市空间已经用到极限。   为拓展发展空间,2003年云南省就提出打造滇西中心城市,开发海东,向荒山要土地,但一直进展缓慢。   2011年,云南正式提出“城镇上山”的城镇化道路之后,海东新城开始飞速推进。但新城区的环境的承载能力、水资源供给及产业布局等问题,对大理及云南都是不小的挑战。   洱海两岸   张强是海东镇文笔村的村民,今年24岁的他在镇上给人洗车。   在他的叙述中,文笔村以前算得上全大理最穷,“雨水少、土地贫瘠长不出东西,每家的收入都很低,连考试都要加分照顾。”   因为家里条件差,张强初中毕业后就参军,一呆五年,去年才退伍回来。由于缺乏职业技能,他只能找份洗车的工作。   当地年轻人多数到海西去打工,“但很难闯出大名堂。”张强说。   根据官方资料,海东镇的经济总量只占大理2%,农民人均纯收入更比全市低26%。   海东镇是整个海东地区的缩影。具体而言,洱海以东的上关、双廊、挖色、海东、凤仪镇等地面积约700平方公里都属于海东地区。尽管近几年修建环海公路后,交通已经不成问题,但和海西还是有着天壤之别。   记者在当地看到,站在海东看海西,是苍山洱海一片美景,而站在海西看海东,则是稀疏的矮小树丛和光秃秃的荒凉群山。   当地官员介绍,海东属喀斯特地貌,除日照时间短之外,大量的土地为石灰岩山地,导致其水量贫乏。此外,这里雨季洪水泛滥,旱季水源紧张,植被稀少,农业经济经济效益极低,“一直处于未开发状态。”   但海西矛盾亦很突出。数据显示,168.71平方公里的下关城区居住着约20万人,已经面临着交通拥堵、房价高等城市问题。   “事实上,除了堵车、房价之外,大理没有一点像中心城市。”大理海东开发区管委会(下称海开委)副主任李桂根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,大理是国家统计局监控房价的70个大中城市中唯一的县级市。   在他看来,这其中有过去规划、基础设施、城市功能等先天限制因素,但空间的限制已然非常明显。   2012年,大理州州领导曾对大理市情做过一番分析:大理全市面积约1815平方公里,其中70%是山地、15%是水域、15%是坝区。窘迫的现状是:下关城区三面环山,一面向海,城市发展空间逼仄,海西片区集中了大理主要的耕地和历史文化资源,必须严加保护。   因此,要开拓新的发展空间,海东成为一个必然的选择。   海东速度   记者到海东采访的当天,正遇上大理州海东开发建设领导组召开2013年第二次会议。会上,大理州委书记梁志敏强调了要打造“海东速度”。   早在2003年9月27日,云南省政府就在大理召开滇西中心城市建设现场办公会,首次提出开发海东。   2009年3月,云南省政府又召开了大理专题工作会议,对加快推进以两保护、两开发为核心的滇西中心城市建设作出了全面部署,提出着力加快海东开发,打造高原山地生态城市。   一直到2011年9月,云南先后5次在大理召开了这样的城市建设专题会议。   “由于开发海东的目标和定位比较模糊,单向项目居多,还有资金、土地、体制机制、投入的问题,进展缓慢。”李桂根说。   随着2011年下半年云南省省委书记秦光荣提出“城镇上山”战略之后,海东开发开始提速。   2012年3月,大理州召开了加快海东山地城市开发建设推进大会,并下发文件,提出要举全州之力加快海东开发建设。当年11月,云南省批准设立了大理海东山地城市开发建设产业督导协调组,海东开发进入“跨越式发展期”。   为推动海东开发,大理州、市相关职能部门人员都在海东进行了派驻,主要是发改、财政、水务、林业、国土、环保、交通、人社、住建等审批部门,“市里的都是副科以上,州里的都是正科以上,州跟市之间是面对面的距离,可以提高沟通效率。”李桂根说。   规划目标显示,2015年海东新城要基本完成10平方公里的城市基础设施配套工程,可容纳人口8万人,2025年建成30平方公里,可容纳城市人口25万人。   按照当地“坝区农田一亩不征,山地一亩不留、村庄一个不拆”的原则,至2012年底海东规划的12071亩土地已全部征完。   如此迅速而大手笔地发展海东,因其还关系云南的发展战略。   一方面,是云南省内的区域协调。2011年,大理州生产总值虽在云南省排第五位,但横向比较只占昆明市的22.65%。   更重要的是,在云南“桥头堡”战略规划中,被定位为滇西综合型中心城市的大理市必须承载起的滇西商贸、物流、总部经济、金融、教育、医疗、工业、服务中心等多种功能。整个城市形态必须重新调整和布局。   根据规划,整个大理的城市格局分为三块,大理古城在海西,提升城市硬件和功能的补位放在下关,而新城发展在海东。   张强的老家原先紧挨着洱海而建,“整个院子大概有2亩多,房屋有两层17间,周围全是海。”提出海东开发之后,张强家在2009年已经被征用,2012年正式搬出。   张强一家获得的补偿款有40多万,退伍后他曾拿着这笔钱去外地跟人合开过小店,结果被骗收场。如今看到海东开发的机遇,他还选择回来寻找机会。   新城的隐忧   但对于这个新城,除了充满兴奋的张强,也有心怀担忧的地方人士。   一位当地观察人士认为,海东新城今后可能面临的风险是,开发的资金瓶颈、产业基础和环境承载力,“尤其海东是水资源缺乏的地方,海东新城建设起来之后日常用水如何保障?”他说。   海开委也很清楚这两大问题。   首先是环境。海东地区90%左右都是低丘缓坡、荒山荒地,按照国家规定,开发的低丘缓坡是不能超过25度,但大理层面从现实的角度,将很多超过60度的山头均列入开发。由于山地地形复杂,对前期规划设计和施工的要求都比平地高。   另一方面,前期规划设计时,需花大量人力物力在地质勘探、危险排查上,最后都化作资金成本。   而在山地平整、道路开挖、边坡建筑上,海东开发的道路开挖量大,需要架设大量的高架、隧道、立交等,这些都比平地上建筑多出大量工程。   根据海开委大致的测量,海东开发在基础设施上总共配套资金170多万,比平地开发的成本大约高出近3倍,且土地利用率只有50%。   “但地价便宜,山上山下的地价可能差10倍左右,算下来也差不多。”云南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康云海指出。   而总体上,“从征地开始,包括土地成本、工建、服务的、基础设施的建设、环境治理等,需要政府投入266个亿,这个城市才会成为城市,再加上社会投入,肯定过千亿。”李桂根指出。   能否吸引社会资金,显然还是个未知数。   对于水资源,大理的官员直言:海东开发本身是分流部分海西下关城区的负荷,将来的生活用水尽管还是取自洱海水,但新规划采用的先进管理系统,尤其是中水回用系统(生活用水循环利用于绿化等)将大大提高了水资源利用率。   而关于新城的产业问题,李桂根表示政府对此有周详的考虑,“没有产业支撑就不可能成为城市,要避免成为空城、睡城,我们规划时严格考虑了产业。”   根据规划,海东将是融合度假养生、创意经济、商贸物流、金融保险、旅游服务等产业支撑的新城,而大理州的行政机构亦会搬迁过去起到带动效应。   新城商贸物流区将有5.01平方公里,这其中的市场分析是基于“桥头堡”战略。李桂根说,“跟内陆比,我们物流的水平至少落后二十年以上,而大理就像一只手掌,是物流的集散、发射地,大理有后发优势,关键看规划和基础是否到位。”   他认为,物流兴起后,随着创意产业和工业园区对产城融合的支撑,金融对产业的配套,及规划中优势名校的分校,预计可能会有2万人左右,这些都会带来人才、资金和居住。   海东眼下正火速进行的是挖山修路,随后铺设管网等基础设施。新城的轮廓3年后就将清晰起来。(应采访者要求,文中张强为化名)

alevel网课

ib培训

ap和ib课程的区别

英国alevel留学

相关阅读